詹姆斯成十年總決賽風景玩家心態不必問輸贏

59bb247464b24965a45045b068c33d0f

勒布朗-詹姆斯,在過去的10年裡第9次站在總決賽的舞台,不由得感慨萬千,且這一次可能也會如履薄冰,戰戰兢兢,這大概是詹姆斯生涯最輸不得的一次總決賽了,也可能是最不用在意的一次總決賽之旅,風景開始不由他,但很多人追到最後,卻也都看得到他,這便是如今詹姆斯在聯盟依然被冠以“第一人”的根本原因。

第10次進入總決賽的紀錄,詹姆斯在歷史上排名第三,僅次於比爾-拉塞爾的12次和薩姆-瓊斯的11次,與此同時,詹姆斯進入總決賽的次數超過了27支球隊,NBA的歷史只有湖人的32次、凱爾特人的21次和勇士的11次比詹姆斯更多。過去10年詹姆斯的統治力已經超越了輸贏本身的意義,就好像科比在其20年生涯只有1次MVP卻不影響他的價值一樣,10年詹姆斯大概像是一個老司機,帶著很多人從第一站開到終點站,不管是隊友還是對手,很多人都在中途下了車,選擇一站地,而詹姆斯最終這樣來來回回,讓自己變成了風景。

當然,2020年總決賽的這一趟旅行,對於詹姆斯可能意義非凡,一方面他需要以此鞏固自己歷史前五的地位,另一方面他連續兩年錯失常規賽MVP獎杯,在湖人隊的第一年錯失季后賽,這些都成為了詹姆斯在35歲時依然充滿戰鬥慾望的動力。在今年季后賽,詹姆斯場均拿到26.7分10.3板8.9次助攻1.3次搶斷和1次蓋帽,全面的表現在這10年的生涯投籃命中率高達54.7%。而在西部決賽上,他場均可以得到27分10.4板9次助攻的準三雙數據。

詹姆斯目前已經贏下了38輪系列賽的勝利,在nba的歷史也只是僅次於費舍爾的39次,同樣和詹姆斯贏下一樣系列賽的還有人生贏家霍里,當然考慮到兩個人的定位和角色不同,開車和蹭車的,畢竟有區別。但詹姆斯也不是沒蹭車,過去10年他擺脫了孤軍作戰的窘境,2007年總決賽他受制於鮑文和馬刺,落了個明明白白,他不想獨自等待,無可厚非。

對於佔據C位,詹姆斯絕對是有野心的,當然他是刀鞘裡的寶刀,不是市井裡揮舞的菜刀,會遮掩鋒芒,但是騎士和勇士那幾年的大戰背後,美媒體對於詹姆斯和庫裡之間的恩怨形容一針見血——詹姆斯不喜歡庫裡搶走自己的風頭。風頭這事兒,你說有人會爭會搶,前提是你得有那個江湖地位,華山論劍東邪西毒南帝北丐惺惺相惜,才能相惜出敬畏,長出仇恨,稀釋於歲月,不耽誤他們一邊舞刀弄槍,一邊握手言和,英雄之間不是文鬥,是武鬥。所以詹姆斯的野心和對於自己處於C位的渴望,是他這些年展示自己的根本,不想做將軍的士兵,不要也罷。

但是詹姆斯連續8年進入總決賽,慢慢從勝負中跳了出來,這就很不容易,因為他把勝負關係磨成了歲月的痕跡,潛移默化在了多數人的心裡成為習慣,科比一個轟然離世,不也讓很多科黑感慨“生命看破不過就是無常”嗎?當然詹姆斯本賽季對於勝利的渴望,也確實前所未有,他極少數的攻擊MVP評選結果,最終他以“接受輸掉MVP但是不能接受首輪選票”的潛台詞,道盡了心事——在停賽之前,詹姆斯確實無盡接近過他的第五個常規賽MVP,和字母哥追個大概的平手,輸了不可惜,只是可惱。

季后賽詹姆斯殺出重圍,面對的大概都是黑化的看衰,比如開拓者會不會黑八?紅隊會不會以小博大?掘金會不會3-1再次翻盤湖人?這些問號最終在詹姆斯的平穩發揮之下都成為了句號,或者省略號。和開拓者之戰,安東尼也曾經連續單挑詹姆斯得手,引髮美媒體和眾球星感慨,卻依然沒有翻過好兄弟這座高山,詹姆斯此時是送別。打紅隊,最能看出領袖心氣,對面站著這幾年最當紅的兩個MVP,詹姆斯系列賽不止一次撲向威少釘板大帽,然後對面的哈登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老球星的風骨教做人,是輸球不能輸人,輸戰不能輸陣。打掘金乾脆就是一鼓作氣,抓著你的痛處打,可著我的優勢來,內線殺翻天之後,傷口撒鹽,詹姆斯G5末節投得掘金鬼哭狼嚎,馬龍捂著臉都能聽到詹姆斯中投的聲音,那是殺氣的聲音。

詹姆斯一步步走來,從2015年輸給平頭勇士之後實際上並不是很如意。在總決賽之旅他不是沒有黑點,甚至頗多,比如2011年的神遊天外,還有對勇士連續兩年,就那麼面對面的讓杜蘭特投中鎖定係列賽的關鍵投籃,如出一轍地敗北,2019年倫納德這個自己的宿敵單獨帶隊奪冠,這幾個人像一座山一樣壓在詹姆斯的身上,如芒在背。但是老漢精神就是,持久。商業聯盟有時候和生活一樣,人走茶涼,默契散場,這種默契讓人覺得從心底里發涼。這裡甚至可以不記著誰是最後的王者,而是記得誰最出境,最能帶貨,像電影演員為什麼要演電視劇?和錢本身關係不大,混個臉熟再說。

庫里杜蘭特連續高光了好幾年,一受傷一遠離季后賽,隨後就都是不聞不問,牆倒眾人推,詹姆斯在2010年作出決定的背後,一定有過絕對長遠的打算和考慮,罵名之後紅遍大江南北,帶著這樣的愛恨火了十年,C位之下都曾經是戰勝過詹姆斯的對手,可C位還是詹姆斯的,這是本事。所以這一次總決賽之旅,詹姆斯如果輸了就是10次總決賽第7次輸球,且第二次輸給平頭球隊,似乎罪無可恕,但是和2011年那一次不同,十年之後詹姆斯遊走於總決賽之間穿過勝負看眾人,已經不是眾人看他了,雙方誰在籠子裡,誰在籠子外,也是見仁見智,這就是詹姆斯過去10年來帶給一個小時代的最終影響力——我在,即是風景。

不問歡喜結局,如果可以讓存在變成一種習慣,甚至可以跳出喜歡和討厭本身,就好像科比過去的是非那般,那麼本身就是可敬的存在,因為一時的讓人歡喜厭惡並不難,一直處於漩渦之中,真的不僅僅要有和世界周旋的氣力,還得有直面慘淡的勇氣,這一點而言詹姆斯和科比,都是贏家,他們背後的付出和成功,或許有逼宮的捷徑,打劫交易的促成,選擇和急功近利的決定,但是站在巨人肩膀的同時,他們本身也是巨人。聚散無常,人走茶涼,詹姆斯這一盞,已經不是給眾人喝了,是敬好風景。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