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火真正跨進Dwyane Wade後時代從閉門造車到條條大路通羅馬

1b907f3456c04948ba9e33b1e2055aec

在戰勝凱爾特人的那個夜晚,即便聯盟最硬的漢子巴特勒(體脂率4.96%聯盟最低)沒有披掛上陣,邁阿密熱火依然以車輪戰和三分雨的方式灌包了北岸部隊。明眼人一眼就會發現,如今熱火已經不同與任何時代,關於上世紀90年代的純粹鐵血,或者2006年的孤膽英雄,又或者三巨頭時代的抱團取暖。在經歷了多年的陣痛和嘗試甚至閉門造車之後,熱火開始真正擁抱世界,走向了一個新紀元,一個不同於任何時代、但是和現在大時代握手言和的時代。

贏下綠軍,其實從錄像師開始做大的斯波爾斯特拉,並不是很在意戰績,請相信我,熱火這樣的球隊追求極致的絕對不是戰績本身,斯帥日以繼夜地趴在電視錄像前,是要研究出此消彼長的戰術,在日後對陣所有球隊都立於不敗之地的周旋,如同鷹擊長空,魚躍海闊,絕不是一城一池的追求,是這樣的長遠眼光和孜孜不倦,才敢讓萊利當年頂著詹姆斯要換帥的威脅,最終選擇了站在斯帥的陣營。如果你了解萊利,那麼他也絕不是什麼感情至上的動物,他一定是看到了日後五年,甚至十年的長治久安,才敢真正交與。

斯波可以一針見血地評價坐下弟子,每一個。

關於羅賓遜——“他有著難以置信的韌性和毅力,球會落到更有能量的人手裡,我們需要他變得果斷。”

關於阿德巴約——“巴姆(阿德巴約)是一個全面的籃球運動員,他總是試圖從攻防兩端影響比賽。”這裡先不一一列舉了,斯帥自然是左手甜棗,右手皮鞭。

1997年熱火莫寧和哈達威和喬丹死戰在東部的時候,阿德巴約剛出生,那時候他不知道自己可能會成為這個球隊的肱骨之臣,從糙漢完美成長為一個精細男人— —場均16分10籃板5助攻1搶斷1封蓋,弱雞版的字母哥?巧了,在聯盟所有球星拿字母哥束手無策的時候,阿德巴約防守字母哥在所有球員中效率最高。面對阿德巴約時字母哥23投8中,僅造到過一次犯規,真實命中率只有36%。

而那個斯帥口中“難以置信”的1994年白人小伙羅賓遜,無選秀出身貧寒,自然又是英雄不問出處,去年場均3.3分,今年一躍13.3分,帶著場均3.7個三分和45%的三分命中率,在外線張弓射箭,天羅地網。巴特勒的入主並沒有讓這個球隊徹底改變打法,而是羅列得更高更強更有底蘊,這些人像橡皮泥一樣捏在一起,不知道的你以為巴特勒和他們已經做了十年的隊友。此前巴特勒剛來客氣那會,甚至另一個落選秀納恩竊據王位,一個場均一度20分的草根英雄,萊利手起算盤陣陣作響,今年才給他141萬美金,明年到期,OK,那就明年再談。

這裡確實沒有巨星,但是也不知道是怎麼將這些人搜羅起來湊到一起的,成名悍將,邊緣野心,天高海闊的就這樣匯聚一堂,克勞德來到熱火也能別具一格打出生涯又一個春天,場均11.8分2.8個三分,從綠軍選人大戰留斯瑪特被放棄之後,他在騎士爵士和灰熊的日子並不好過。萊利的算盤大概是在2016年也就是韋德在這裡最後一年季后賽開始計劃的,此時德拉季奇還是重建的首選,給了9000萬現在看是非常值得的,他不僅僅肩負了和韋德並肩作戰的任務,還以此博得了熱火陣營的信任和好感,並且在此後的四年角色轉變最為多變,從領袖如今蛻變成第六人,德拉季奇之精妙在於,他是熱火和萊利的活子,不拘一格,可以是馬走日,也能相飛田,這是任何一個強隊都需要的狠角色,善變,善藏,善隱。

至於奧利尼克這樣的,是萊利在這幾年中眾多打手和草莽中最後留下的,那個嚇吐的泰勒-約翰遜離開了,維特斯離開了,各種高不成低不就的類型是在這幾年被嚴格篩選然後pass掉的,我們姑且將這個點視作是2016賽季,依然韋德離開的那一年。在那之前,韋德獨守,熱火在尋覓的不僅僅是接班人,還有他們三巨頭英雄主義後時代的戰術路線,該怎麼畫。和馬刺那種善於形變的陣容不同,韋德在的時候就好像是一個鐵桶裝滿水,桶是有形之物,所以熱火一直沒能徹底求變。但如果你能讀懂萊利當初為什麼和莫雷死磕波什的合同,可能會從中讀出蹊蹺,這確實是萊利人算不如天算的一步棋,但是客觀說,波什作為當時熱火後時代重建的戰術核心,比韋德更適合發揮。

這一年韋德最後在熱火季后賽舞台獨舞,紅隊以安德森和戈登重新起家並且完成了三分進化時代,這多少是刺激到萊利,因為我們大膽猜想,當時熱火擁有波什這種極致的空間內線,就等於擁有了催生萬物的基礎,這個基礎不再是年老色衰的韋德,這確實無可厚非。韋德離開最後一個賽季,熱火場均得分聯盟23位,對於喜歡陣地割據,小圈子死磕,軟磨硬泡身體對抗的球隊來說,不算少,但是當賽季498個三分球,才比庫裡一個人多扔進了100個,不好聽,不好看,也不好用。那一年只有森林狼和雄鹿比熱火更差。

那麼從這一刻開始,熱火改變後韋德時代的決心是昭然若揭的。萊利那些合同不是白給的,動輒就5000萬起步價,什麼泰勒,什麼詹姆斯-約翰遜之類之流的,都是熱火必須要經歷的嘗試和改變。2016-2017賽季,熱火脫離韋德之後,當賽季就扔進了808個三分,熱火開始真正進入多點開花的時代,此時球隊看似是德拉季奇坐鎮,但王位實則空空,這球隊人人皆可謀之取之,懸而未決。2018賽季,903個三分,白邊作為這個球隊的中鋒開始淪為雞肋。上個賽季,熱火928個三分,球隊格局發生改變,更多的3D類型的前鋒在球隊站穩腳跟,並且開始被賦予重任,訓練三分,嘗試開發自己的進攻天賦,比如羅賓遜。時值2020賽季,在贏下綠軍之後,熱火場均得分聯盟第15已經是近幾年新高,而賽季還沒有結束縮水的情況下,已經扔進910個三分,按照比例而言,場均命中數超過了上個賽季,破紀錄也就一兩場的事兒。

至此,我們還依然不能說熱火完全進行了改造,但是球隊的雛形已經初見成效,他們必須要得到巴特勒這樣十年如一日的領袖人物,輔佐什麼樣的人,空間型大前鋒可以策應防守組織的,缺一不可,配以藍領內線一票打手,然後就是3D鋒線群的進攻和投籃能力飆升,這已經是一個經過幾年嘗試,明白大勢所趨而最終磨煉出來的矩陣,和雄鹿這幾年一樣。當然這依然是巴特勒的球隊,斯帥認為巴特勒作為領導者能夠有鬥志、紀律、堅定的意誌等諸多品質,而且出類拔萃,所有人目前將他和哈隊以及德拉季奇視作領袖。但請注意的是,哈隊是更衣室領袖,德拉季奇是二陣領袖,巴特勒才是熱火這幾年尋找的一個點,一拍即合。

現代小球進化到這個份上,勇士這幾年並不是從水花兄弟身上得到的啟發,而是伊戈達拉,杜蘭特的成功推動了勇士隊。包括之前倫納德帶隊猛龍,詹姆斯在湖人隊本賽季轉型的成功,後衛確實很重要,但是小球時代“不三不四”球星在位置上的優勢,轉變以及多功能性,開始真正發揮優勢,這不僅僅吞沒了五號位的作用,更是開始弱化了後衛的價值。而萊利在這幾年馬刺進化,勇士成功以及倫納德,詹姆斯,字母哥以及杜蘭特這四大前鋒身上看到的無限可能,都是以2.03米左右的戰力群組成的核心陣容,這樣的陣容擁有投射能力,硬度,防守,輪轉為一體的球隊,就有足夠的底氣千變萬化,並且立於不敗之地。

所以說熱火這幾年的嘗試開始收到了成效和反饋,斯帥掙扎著改變各種戰術,是韋德的遺留問題,單兵作戰和身高的不足,任何球隊再不會以小個子如小托馬斯甚至1.83米左右的為建隊核心。安吉當年眼睛都不眨直接放棄地表最強175,最終選拔年輕人上位,塔圖姆布朗才是未來,1.83米的沃克,在綠軍是不是一直擁有未來現在都不得而知。而熱火現在的核心,都集中在三號和四號位,這一點他們算是琢磨透了。

斯帥在季后賽即將到來之前還賣了關子,他眼裡根本沒有所謂的鐵打的陣容——這就和之前說的“韋德效應”相悖的,熱火再不是鐵桶一個,而是真正做到了兵無常勢,水無常形。“我想要看不同球員組合搭配時的表現,”斯波爾斯特拉略帶狡猾地說,“我們可以把籃球最後階段與馬拉松衝刺階段放一起比較:當你進入季后賽時,你只能使用那些最有機會擊敗對手的輪轉陣容和球員,有時要學會因地制宜,因材施教。”

如今再看看今年東部的大格局,不管熱火在今年會走得多遠,他們勢必在未來的東部已成崛起之勢,穩定而穩固,這依然是東部最硬的一塊石頭,而且不再是藏在你鞋子裡的碎沙石,而是橫亙在衝冠道路的絆腳石,和試金石。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