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載季后賽之旅的落幕,意味著馬刺重建的開始還是無盡的黑暗

NBA複賽在即,22支球隊即將開赴奧蘭多為追逐那像徵無上榮耀的奧布萊恩杯,全力以赴,拼盡全力。而在這之中卻有一支隊伍顯得格外落寞,他們雖然將參與到剩餘常規賽環節,去爭奪那理論上仍有可能的季后賽席位,但實際上他們更像是陪太子讀書的角色— — 距離西部第8足足有4個勝場差,與此同時當家主將卻因手術賽季報銷,他們就是整整二十二年沒有缺席季后賽的聖奧東尼奧馬刺隊

二十二載季后賽之旅的落幕,意味著馬刺重建的開始還是無盡的黑暗

阿德的傷退和波波神奇不再

早在4月24日,拉瑪庫斯-阿爾德里奇就接受了自己右肩的關節鏡手術和肩袖清創術,這也意味著當聯盟在努力爭取複賽,其他球隊在討論對自己更有利的複賽方案時,馬刺隊已經坦然接受了這個賽季的失敗,並把目光瞄準了未來。早在幾年前,關於“馬刺今年將無緣季后賽”的猜測就被一遍一遍提及,但神奇的波波維奇總能在二月份的“牛仔之旅”之後把球隊拉回正軌,並將馬刺從不缺席季后賽的神奇表現延續至今。然而,這一次,縱然波波維奇“智謀無雙”,恐怕也難以再像之前數年間所做的那樣,施展魔法把馬刺拖出泥淖。

牛仔之旅,每年的二月份牛仔競技比賽Rodeo會佔用AT&T中心,所以馬刺不得不在每年的這段時間經歷長達8場-9場的客場之旅,這樣的賽程安排,對於每年核心陣容年級都偏大的馬刺而言並不友好。

當主將因傷缺陣,波波不再神奇,馬刺也到了難以為繼之時,王朝更迭,本是再尋常不過的,但真的等到了這一天的到來,卻有些覺得感慨不已。馬刺和波波,終究還是老了

一代佳人駐聖城,各領風騷廿二載

1997年的選秀大會對於馬刺乃至整個聯盟而言都是非比尋常的,那個讓整個聯盟苦等了兩年的大四球員終於蒂姆-鄧肯終於修完了他的學業宣布參選——一切都源於他和母親的約定,無論如何要修完大學學業。而1996-97賽季的聯盟也為此出現了三分之一球隊集體選擇擺爛的奇景,一時間一場沒有硝煙的搶人大戰悄然間在NBA打響。

二十二載季后賽之旅的落幕,意味著馬刺重建的開始還是無盡的黑暗

獨一無二的擺爛盛況

  • 幸運女神的垂青,銀黑軍團喜獲基石

翻看鄧肯的選秀報告,就不難理解為何那麼多的球隊為他癡狂,在對他的上限和下限進行預測時,NBA DRAFT的報告中赫然寫道:“ 他至少會成為奧蒂斯-索普,但他會是奧拉朱旺級別的球星,甚至比他更好 ”。

綠衫軍為了得到他,紅衣主教奧爾巴赫喪心病狂地讓他的球隊一整個賽季僅僅取得15勝,隨後還通過交易獲得了小牛僅僅24勝的首輪簽,雙保險呈十拿九穩之態勢。然而最終這代表鄧肯歸屬的狀元簽卻還是旁落他家,炒掉了鮑勃-希爾,親自下場擺爛的波波維奇帶隊刷出了20勝62負的戰績,如願把鄧肯帶回了聖奧東尼奧。

二十二載季后賽之旅的落幕,意味著馬刺重建的開始還是無盡的黑暗

1個狀元一用就是20年

而1996-97賽季也是馬刺這三十年來唯一一次擺爛,“不擺則已一擺驚人”,這一支狀元簽拉開了馬刺綿延20年的傳奇序幕。

  • 2000年命運的岔路口,馬刺僥倖過關

在鄧肯的退役儀式上,波波維奇面對主場數万觀眾,“調皮地”提起一樁往事——2000年,鄧肯差點遠走奧蘭多,身披魔術球衣。

彼時的奧蘭多清空了薪資空間,有能力同時將同為自由球員的鄧肯和格蘭特-希爾同時招致麾下。希爾在當時是呼聲最高的“喬丹傳人”,場均25.8分6.6籃板5.2助攻級別的球員。同時,鄧肯和希爾又隸屬同一個經紀人,兩人一直交好,一起訓練,一起拍攝廣告,私下里討論過一起打球的可能。

相比身為小球市的馬刺就寒磣的多,需要同時續約鄧肯和大衛-羅賓遜的他們在薪金空間方面顯得捉襟見肘,而已經35歲高齡的“海軍上校”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滑。相比之下,馬刺確實沒有什麼吸引力。

二十二載季后賽之旅的落幕,意味著馬刺重建的開始還是無盡的黑暗

就在石佛要做出決定的前一晚,波波同時邀請鄧肯和大衛-羅賓遜到家小敘。沒人知道那晚波波開了多少珍藏的紅酒,也沒有人知道他們究竟聊了什麼。總之,當鄧肯走出波波維奇家門之後,他就再也沒有提起加盟魔術一事。不僅如此,他主動降薪只和馬刺簽下了一份3年4000萬的短約——為球隊留出引援空間,也為了讓球隊得以給“海軍上將”開出體面的養老合同

2000年的這道坎,馬刺不僅涉險過關,還說服石佛為球隊做出了犧牲,而鄧肯開的這個頭,竟成為了日後馬刺的企業文化,對整個球隊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 GDP合體,波波執教水平迎來頂峰

大家總是對波波維奇的團隊籃球執教風格異常推崇,殊不知老頭在自己的執教生涯前期其實也是打巨星球,死命用主力的主。在03-04賽季之前,鄧肯的賽季場均出場時間清一色地超過39分鐘甚至40分鐘,在03-04賽季,鄧肯因為腳踝扭傷和膝蓋傷勢的影響,僅僅打了66場比賽,此時波波維奇意識到應該更為合理和科學地使用鄧肯,來延長他的職業生涯。在之後的賽季裡,波波維奇逐漸減少了對鄧肯過分的依賴,從場均34分鐘左右的上場時間,慢慢到後期的30分鐘上下,這也是鄧肯得以在聯盟征戰19個賽季並始終保持競爭力的重要因素。

也正是因為鄧肯強大的個人能力為初掌教鞭的波波兜底,給了他更多的犯錯空間,老爺子才有機會慢慢成長為一代名帥。而波波則在成功發掘出帕克和吉諾比利之後,彷彿打通了天眼一般,在對角色球員的知人善用方面達到了登峰造極的水準。馬刺隊也從前期極度以來球星個人能力的球隊逐漸轉變為由GDP驅動的團隊籃球,這也是聖城經久不衰的秘密所在。

二十二載季后賽之旅的落幕,意味著馬刺重建的開始還是無盡的黑暗

13-14馬刺是團隊籃球的極致

當時聯盟中有兩個“國際縱隊”——馬刺和猛龍,但相比於猛龍,馬刺的國際球員順位更低,所扮演的角色卻更加重要。這樣一句流傳至今的口頭禪可以很好總結馬刺的比賽“順境跑車逆境佛,絕境妖刀斬亂魔”,無論什麼情況,無論哪一年,你總會產生德州三錯覺“火箭很強、小牛很弱、馬刺很弱”。但每一年,都會被馬刺隊啪啪打臉,這也是他們的魅力所在。待到波波一手調教出“人工智能”科懷-倫納德,2013-14賽季的馬刺把團隊籃球演繹到了極致,同時,年輕的“面癱二代目”又代表著聖城下一個十年的希望,一切彷彿都預示著經久不衰的馬刺將繼續著他們的不老傳說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聖城之衰早有預兆

鄧肯退役之時,波波維奇並沒有如之前所說那般“ 鄧肯退役的下一秒我就退休 ”。老爺子選擇繼續堅守,但那一年他已67歲高齡,這對於一名主教練而言絕對是一個曖昧的年齡,禪師在66歲時卸任,“神算子”萊利在63歲歸隱,強如傑里-斯隆也在69歲那年遭遇兵敗,心力憔悴歸隱山林。波波選擇堅持的代價就是,隨著精力大不如前,“多智近妖”的波波也智慧枯竭。

  • 無端地簽約,埋下了衰敗的伏筆

為了填補鄧肯離去的空缺,馬刺在2016年休賽期簽下了保羅-加索爾,並給了他2年3000萬的合同,第二年為球員選項。要知道,大加的上一份合同僅僅只有3年2200萬美元。當然,馬刺給的這份合同還不算糟,這一年大加交出了12.4分7.8籃板的成績單,表現的中規中矩。於是乎,緊接著馬刺就向大加雙手奉上了一份3年4800萬的續約合同

二十二載季后賽之旅的落幕,意味著馬刺重建的開始還是無盡的黑暗

加索爾的大合同是馬刺衰敗的開始

智令昏聵,我只能用這個詞語來形容波波維奇的操作,也許是習慣了GDP的甘於奉獻,讓波波認為身為當家球星在馬刺就必須無條件接受降薪。而萊昂納德的沉默和外界的質疑,讓波波更一意孤行地想要再一次證明自己,而給米爾斯4年4800萬的合同則把故事的發展推向了高潮。面對萊昂納德的續約問題,波波擺出一副奢侈稅是不會超的,錢我也花了,降不降薪你看著辦的架勢,彷彿吃定了面癱二代目會像前輩們一樣甘心為聖城的武運長久,讓出自己應得的那一份。

  • 小卡出走,王朝延續的美夢瞬間崩塌

究竟是詐傷也好,還是馬刺的醫療團隊確實耽誤了傷情也罷,總之故事的結局,馬刺的態度讓小卡感到心寒進而去意已決。馬刺送別萊昂納德的代價不可謂不大,和猛龍的交易中甚至搭上了丹尼-格林這位有3有d的香餑餑,而在此前帕克也為了球隊能留下小卡,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最後的嘗試——選擇讓球隊把和小卡有矛盾的自己送去了夏洛特。

二十二載季后賽之旅的落幕,意味著馬刺重建的開始還是無盡的黑暗

小卡的離去,波波一下蒼老十歲

小卡的離去,讓波波彷彿一下蒼老了十歲。球隊今後十年的基石僅僅換來了早已被證明上限區區全明星門檻的德羅贊。落魄的德羅贊和殘垣斷壁的馬刺,更像是傷心者的抱團取暖。潮水退去後才會看到誰在裸泳,當萊昂納德真正離開的那一刻,再回過頭去看看馬刺慷慨給予大加索爾以及米爾斯的合同,是有多麼愚蠢。

  • 19年休賽季,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儘管失去了球隊未來的希望,但生活總要繼續。在波波神奇的表演下,2017-18、2018-19賽季馬刺還是抓住了末班車,奇蹟般的殺入了季后賽,但是從競爭力來看他們早就大不如前,連續兩年他們都倒在了季后賽首輪。當然對於如今的馬刺,球迷們也沒有不切實際的期望,只是希望他們能夠繼續在狂野西部的列強中能夠佔有一席之地。

如果不是休賽期被人擺了一道,馬刺也許還繼續在西部充當著季后賽守門員的角色,在是否重建這個問題上搖擺不定,得過且過。休賽期馬刺早早地和馬庫斯-莫里斯談好合同,並達成口頭協議以2年2000萬美元的合同加盟馬刺;熟料在搶人大戰中頻頻失利的尼克斯竟然選擇報復社會四處囤積優質四號位,小莫里斯面對尼克斯拋來的1年1500萬的合約,想都不想就撕毀了與馬刺的協議。令馬刺難堪的是,之前喜出望外的聖安東尼奧人為了給小莫里斯騰出位置,近乎以白送的形式把貝爾坦斯送去了奇才

二十二載季后賽之旅的落幕,意味著馬刺重建的開始還是無盡的黑暗

這一插曲對馬刺的直接影響就是摧毀了他們預設的輪換順序。馬刺幾乎是聯盟中最不會投三分的隊伍,大多時候倒不是他們不想投,而是他們不敢投 ——老邁而缺乏運動能力的陣容,一旦三分不進而長籃板又被對手拿到的話,馬刺幾乎對防守對手提速的轉換進攻毫無辦法。作為應對,波波維奇把德羅贊推上他不擅長的三號位,把福布斯放在首發二號位的位置上;而在需要三分追分的時候,老爺子甚至會喪心病狂地把阿贊推上四號位,同時放上三個小後衛,主動降低身高來提速,但這樣排兵布陣的壞處就在於在陣地戰中就會被對手輕鬆撕裂防守陣型。

先天的陣容不足,不是簡簡單單通過一些大膽的嘗試就能彌補的,這一次,波波維奇神奇不再,馬刺最終還是將錯過年年都會出席的舞台。其實,這一天早晚到來,這些年馬刺和波波的一些迷幻操作無非只是把這個時間點,稍稍提前了一些罷了

黎明前的黑暗,聖城的明天又在何方

22年前波波維奇親自下場擺爛怒搶鄧肯,給聖奧東尼奧這個小球市帶來了無限的希望和可能;22年後白髮蒼蒼的波波維奇執教生涯行將走到終點,再看如今的聖安東尼奧,殘垣斷壁之下再無往日的半點輝煌。後波波時代,馬刺又將何去何從。

  • 儘早重建,補上那些年透支的未來

自鄧肯入夥以來年年沒有缺席季后賽的馬刺,也意味著在石佛之後再也沒能獲得樂透籤的機會。在其他球隊普遍對國際球員抱有疑慮的時候,馬刺尚能在低順位淘到不少寶貝,比如99年57號簽選中吉諾比利,01年28號簽選中托尼-帕克,這兩筆經典之作。隨著聯盟的發展和大數據運用的日益完善,再想在低順位每每淘到寶貝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看看16-18這三年馬刺的選秀,用兩個29號簽選擇了莫里和懷特兩位控衛,再用後鄧肯時代最高的18號簽選擇了朗尼-沃克,又一名後衛球員。仔細觀看這三位代表著馬刺後衛線的未來的球員,你會發現他們都是具有一定即戰力且具備一定天賦的球員。但在他們身上,你並不能找到一名可以作為基石來託付的球員——儘管德里克-懷特在去年季后賽有著上佳的表現而被球迷稱為“白帝”,但本賽季的歸於沉寂證明了他還有許多需要打磨自己的地方。

二十二載季后賽之旅的落幕,意味著馬刺重建的開始還是無盡的黑暗

他們達不到“基石”的程度

馬刺應該盡快把還有交易價值的籌碼趕緊去換成有培養價值的年輕球員或者高順位選秀權,盡快找到可以圍繞建隊的核心,就像他們22年前所做的那樣,而不是再像前幾年那樣勉強游弋在季后賽的邊緣,浪費一次又一次推倒重建的機會。

  • 順應時代潮流,從場上空間配置上下功夫

小球時代,也許馬刺應該主動去擁抱這個時代。本賽季陣容的畸形,導致他們始終不能在場上擺出一套攻守兼備,既可以為當家球星在進攻端拉開空間,又可以在防守端保證沒有明顯的會被對手針對的漏洞所在。

二十二載季后賽之旅的落幕,意味著馬刺重建的開始還是無盡的黑暗

馬刺和對手相比,三分球的產量和命中率差距越來越大

如果還是想保留“雙德”這兩名低位高手作為核心,那麼就應該老老實實為他們配置空間型四號位,合格水準線以上的3d球員,而不是讓阿爾德里奇長時間飄在外面投三分,讓德羅贊去頂三甚至四號位。如果鐵了心重建,那麼在物色拼圖球員時,三分能力和運動能力也是必要考慮的要素。

  • 鄧肯or哈蒙,盡快敲定波波老爺子的繼任者

1949年生的波波維奇下賽季就將年滿72周歲,屬於他的時代終將會過去,趁著如今重建之機讓波波急流勇退,體面離開不失為明智之舉。波波維奇給馬刺留下的烙印之一就是教練的權威性,馬刺選擇的球員可以跳的不高,跑得不快,但你必須有過硬的戰術素養和絕對的服從性,簡而言之,教練永遠是馬刺的大腦。

二十二載季后賽之旅的落幕,意味著馬刺重建的開始還是無盡的黑暗

哈蒙or鄧肯

這些年,哈蒙作為潛在的NBA第一位女性主教練,接任波波的呼聲一直很高,作為WNBA的助攻王,哈蒙的籃球理解無可挑剔。但作為馬刺後衛線的全權負責教練,她對福布斯的迷之信任總是讓人有一絲隱隱的擔憂。

相比之下,本賽季作為代理主教練完成首秀,並在首秀中帶隊17分大逆轉的鄧肯,由於對馬刺隊球員的知根知底,又和波波相濡以沫那麼多年,肯定是更為合適的那一個。但從私人情感上來講,還是希望鄧肯不要趟這趟渾水,畢竟球隊正處在重建的檔口,稍有不慎就會落個“晚節不保”的罵名,還是老老實實回去修車才是王道。

歲月不饒人,再讓波波執教下去,無論是他的精力還是之前積攢的名聲,都是有百害而無一利。馬刺,到了做出選擇的時候。

結語

白駒過隙,時光荏苒,轉眼廿二載已過,那個21號新秀登入聯盟卻彷彿還是昨天上演之事。猛然間驚覺14年奪冠陣容的老班底,也僅僅只剩米爾斯和貝里內利兩人侍奉左右——這一天終究來到,也許我們會習慣曾經強橫到22年不缺席季后賽的馬刺,一連蟄伏一些年歲。但不要懷疑,這支把團隊籃球印入血液當中,如同聖安東尼奧這座城市般樸實無華的風格,會在未來的某個時刻帶給我們曾經一樣的感動。相信,這一天不會太過遙遠。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