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Lonzo Ball的傳控藝術

論朗佐·鮑爾的傳控藝術

朗佐·鮑爾

我們應該如何定義鮑爾?

朗佐·鮑爾,作為2017屆的新秀榜眼,自進入NBA以來,雖然沒有在得分能力上證明自己,但仍然能夠以其開闊、犀利的視野精準、鬼魅的傳球征服一眾球迷,無論是在湖人還是鵜鶘,他都做到了這點。

除此之外,被人們記住的、或者說經常被拿來調侃的還有他那巨醜的“歪把子”式投籃動作。

朗佐·鮑爾變了!

但是當本賽季鮑爾以38.3%的外線命中率場均投出了2.6記3分時,我們是否需要改變對“歪把子”投籃的偏見?

而鮑爾本賽季場均以18.3%聯盟200名開外的球權使用率送出了7.0個聯盟第12多的助攻數,以及29.3%聯盟前40、全隊最高的助攻率。與此同時,鮑爾的防守效率為109.7,排在隊內第四,我們無法用防守效率進攻效率橫向比較,畢竟隊友的防守能力對個人的防守效率影響很大,但在隊內防守效率的表現卻可以相對反映出球員的狀態。

論朗佐·鮑爾的傳控藝術

錫安和鮑爾

霍樂迪一直被認為是聯盟頂級的後衛防守人,曾連續兩個賽季進入聯盟最佳防守陣容,但本賽季霍樂迪的防守效率為110,比鮑爾還是差點。當鮑爾在場時,對手百回合得到109.7分,不在場時112.1分,而在籃下15英尺外,鮑爾可以將對手的命中率降低至35.2%以下,降幅達到了2.3%

顯然鮑爾對球隊防守端的貢獻是積極的。

多個方面似乎證明了,鮑爾正在成為一個典型的3D球員(3points+Defense),而且還有一手傳球。

鮑爾的傳控藝術

NBA的歷史上有非常多的傳球大師,包括為我們所熟悉的斯托克頓、哈達威、魔術師、納什、基德以及現役的保羅和詹姆斯。相比於這些名人巨擘,鮑爾顯然是望塵莫及,但這並不代表永遠都會如此,畢竟這僅僅只是他的第三個賽季。

“Where there is the happens” NBA本來就是上演奇蹟和驚喜的地方。

論朗佐·鮑爾的傳控藝術

來自網友P圖

鮑爾的傳球稱得上藝術嗎?

是否稱得上我覺得標準應該是:你是否體驗到了“視覺愉悅”,並且這種享受已經成為這個球員能夠經常做到的事情,並且可以幫助到球隊的進攻。那麼我覺得這已經可以稱為一種藝術,而並非先去看他的資歷、榮譽、名氣或者是否能夠得到很多分,然後再去判斷。

在某一方面來說,助攻其實與得分、籃板、搶斷等數據是同等重要的,有些球員擅長傳球、助攻,這也是一種能力,顯然當前的鮑爾就是那個助攻能力爆炸、但得分能力一般的潛力新人。

鮑爾的傳球與那些歷史上的傳球大師有共同的特點:能夠抓住瞬間的機會,以非常合適的力度、角度和落點將皮球送到隊友手中。而除此之外有一個特點鮑爾似乎更加得心應手,更善於發現和判斷隊友的錯位,並且膽大、心細,這其實完全基於對對手和隊友的了解。

論朗佐·鮑爾的傳控藝術

鮑爾助攻錫安,後者碾壓庫茲馬

比如在0.5秒左右的空擋裡,禁區附近只有錫安和庫茲馬時(即使庫茲馬並沒有失位),在濃眉和麥基補防之前,錫安就已經接到皮球,並且跳起打板。但如果晚一點或者早一點,禁區附近的對手鋒線隨時可以補防時,這次傳球將會變成失誤或者蓋帽。

你可千萬別以為這多麼簡單,一個完美的傳球並不是運氣好,實際上做到這樣,除了對力道的把握之外,傳球人需要在瞬間閱讀球場每個球員的運動軌蹟之後,找到得以實現傳球的機會,這才是最重要的,甚至一般人通過後天培養都很難做到。

這也正是所謂的天賦。

鮑爾的傳球套路大概有陣地掉傳後場長傳、擋拆傳球和間隙秒傳這4種。而其中陣地掉傳和後場長傳最為頻繁和著名,間隙傳球則是最能體現球哥反應速度和傳球天賦的方式,下面我舉例介紹。

1.陣地掉傳

即在打陣地戰時,鮑爾上線持球,待無球隊友擺脫防守衝往籃下,或者在籃下對位中隊友明顯身體佔優勢時(上文錫安對庫茲馬),通過恰當的傳球實現進球。

論朗佐·鮑爾的傳控藝術

圖一

圖一是鵜鶘主場迎戰太陽的一場比賽,鮑爾在高位持球,本想持球推進,但敏銳地發現右側內線出現大片空擋,而霍樂迪心迅速擺脫盧比奧(實際上盧比奧防守站位選擇並不正確)向空擋區奔跑同時要球,鮑爾心領神會,以最合適的球速、高度角度扔給霍樂迪,後者完成一次輕鬆的上籃。

再看圖二是主場面對騎士的一場比賽,這個回合用的是同樣的策略,換湯不換藥,這回是鶯哥擺脫小凱文·波特後接球哥精妙傳球後完成暴扣。

論朗佐·鮑爾的傳控藝術

圖二

2.後場長傳

即在完成一次防守,並且迅速搶到後場籃板,通過縱貫全場的傳球,實現對快下隊友的助攻,這需要傳球人對長距離傳球下力量高度把握得非常到位,就如同近距離傳球一樣輕鬆。這樣的傳球如果打成是非常具有觀賞性的,詹姆斯和鮑爾都是後場長傳的常客。

本賽季停擺前鵜鶘戰勝森林狼的那場比賽里,鮑爾為錫安送出了兩記後場長傳助攻,其中一次64.7英尺的距離是本賽季第二長的空接助攻,也是近五年來的第三長,而加上之前一場比賽的一次長傳,本賽季鮑爾為錫安總共送出的3記超過50英尺的長傳助攻,聯盟唯一

“我沒想到他會傳,但他的確太信任我了,那我也只能盡力去接,結果大家都知道,我接住了,雖然距離特別遠,但是他的傳球就像肘區接球一樣舒服,落點真的太完美了。”錫安對鮑爾的長傳贊不絕口。

論朗佐·鮑爾的傳控藝術

3.擋拆傳球

這個就很好理解了,很多球員都會使用,但相比之下,因為鮑爾並不善於突破(包括擋拆突破),所以絕大部分都是在對手換防不及時或者形成錯位時,擋拆人順下接鮑爾擊地傳球或者高拋空接

下圖就是鵜鶘對陣開拓者的一場比賽,鮑爾和費沃斯在強側形成擋拆,眼見籃下一片空白,鮑爾順勢擊地傳球,得以沖起來的費沃斯就是一台坦克,對手根本無法阻擋。

論朗佐·鮑爾的傳控藝術

鮑爾助飛費沃斯

4.間隙秒傳

即在混亂的局面中或者不經意間在極其狹小的空間裡,迅速將皮球扔給處在空位中的隊友,這需要的是非常迅速的場上閱讀能力以及快速反應。當大家還在預判著皮球下一步將傳給哪個球員時,鮑爾已經想好了下一步的下一步將怎樣做。

論朗佐·鮑爾的傳控藝術

鮑爾再次助飛費沃斯

鮑爾在鵜鶘陣容中的作用

這裡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數據,本賽季鮑爾的得分數少於助攻數的比賽場次為7場,在這7場中鵜鶘隊保持全勝,這其中對位的球隊包括了凱爾特人、爵士和開拓者這樣的季后賽級別球隊。而當鮑爾助攻數上雙時,球隊戰績為8勝5負,勝率高達61.5%遠遠高於球隊賽季43.8%

儘管鮑爾的助攻數球隊的勝負沒有直接的關係,但當我們看到上述這些鐵錚錚的數據和事實時,很難去否定他每場穩定的助攻對球隊贏球的幫助,這也是鮑爾有球在手時對球隊進攻端最大的作用。

當鮑爾在場時球隊的進攻效率為110.2,不在場時僅為108.9,從場均輸贏分的情況看,當鮑爾在場時球隊贏0.5分,不在場時球隊輸1.3分,我甚至可以羅列出鮑爾在場與不在場對球隊助攻率、助攻失誤比等等有關反應皮球運轉效果的一堆數據來。

毫無疑問,鮑爾在進攻端盤活了球隊

論朗佐·鮑爾的傳控藝術

錫安是在鮑爾的魔力傳球下受益最多的。本賽季在錫安的所有助攻人中,鮑爾截至目前送出了57個,佔了所有受到助攻的43.8%,比第二多霍樂迪的31個助攻多了將近一倍。錫安場均因為鮑爾的助攻能夠得到6分,這還不算被犯規罰球的得分。

而當鮑爾和錫安同時在場時,球隊場均贏分高達7.6,球隊的進攻效率高達114,而防守效率達到了恐怖的99,淨效率為+15。

沒錯,鮑爾也有防守,儘管稱不上後場鐵血悍將,但靈活的腳步移動、1米97的身高和2米06的臂展,都是鮑爾能夠成為一名優秀的防守人的先決條件,在鵜鶘由鮑爾和霍樂迪同時在場把手的外線下,對手外線命中率僅34.2%。

論朗佐·鮑爾的傳控藝術

而除了防守、助攻,鮑爾的外線投籃同樣為球隊進攻端輸出了火力,本賽季鮑爾場均出手6.5記3分,以38.3%的命中率命中其中的2.5記,而鮑爾場均整體出手僅11.2次,3分球出手佔比58%。

雖然鮑爾在進攻端經常扮演傳球手的角色,但與絕大多數控衛不同的是,鮑爾卻以無球打法為主要進攻方式,這就非常難得了。也就是說有球在手絕不粘球、更多助攻隊友無球在手積極跑位,而這兩種套路鮑爾都做得非常之好,這樣的他莫不是“寶藏男孩”

論朗佐·鮑爾的傳控藝術

鮑爾能否成長為頂級傳控大師?

其實當前阻礙鮑爾成長為聯盟頂級傳控大師的不是視野、意識和球商,而是持球突破得分的能力,很多人不理解了,怎麼傳球跟突破有關係嗎?傳球好必須得突破強?

的確如此,不擅長突破的傳球手頂多是個不錯的團隊型球員,不可能成為球隊的主力、核心,而擅長突破的傳球手卻能夠Carry全隊,這就有了大量球權使用的基礎。其次突破之後撕扯防線為隊友創造空位也能夠增加助攻,這便是像納什、基德或者詹姆斯這樣的傳控型控衛的頂級狀態。

論朗佐·鮑爾的傳控藝術

鮑爾沒有持球造殺傷的能力,他的運球並不好,場均3.1個失誤全隊第一,聯盟前二十,同時左右交叉、變向突破的能力欠缺以及身體協調性較差,導致鮑爾只能在鵜鶘的進攻中作為一個過渡點

攻守轉換、面框單打和擋拆持球是反應一個球員持球突破能力的重要方面。

本賽季鮑爾41.6%的頻率通過擋拆持球完成進攻,但每回合僅0.78分超過了聯盟37.3%的球員,如果刨去4、5號位的球員,恐怕鮑爾的擋拆進攻的水平位居聯盟底層了。

論朗佐·鮑爾的傳控藝術

而排在第二位的攻守轉換每回合0.93分僅超過了聯盟13.8%的球員,鮑爾攻守轉換最大的特點就是快,像閃電一樣,但真正終結的時候往往缺乏威脅。最後就是佔比所有出手9.1%面框單打,每回合也只能夠拿到0.78分超過了聯盟33.3%的球員。

所以,如果鮑爾沒有在持球攻的能力上有所進展,別說成為傳控大師,就是球隊首發的位置都很難保證,畢竟一支球隊不可能完全靠助攻取得勝利,也不是每場都有很多助攻的機會,而一個球員更不可能因為助攻成為頂級球星。

但,儘管如此,鮑爾卻仍舊是持球造威脅的好手,只要鮑爾一拿球,緊張的不是對位的防守球員,而是對方其他球員,這就是鮑爾最大的特點。

論朗佐·鮑爾的傳控藝術

結語

一直重建的球隊總是比一直試圖在當下衝冠的球隊多一些對年輕人培養的耐心,鵜鶘自然是前者,當下的鵜鶘在引進湖人二少、哈特加費沃斯以及2019年狀元錫安之後正式進入重建,而隊內英格拉姆和錫安毫無疑問是鵜鶘未來的核心。

鮑爾作為球隊第四號球員,以其高超的球商和籃球智商在籃球場上揚長避短,發揮自己最大的能量,作為2017年的榜眼新秀,我們期待他打出自己的價值,成為另一種更高形態的傳控手。

論朗佐·鮑爾的傳控藝術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