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ar DeRozan,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說到北境之王,映入眼簾的辣個男人必定是德瑪爾-德羅贊,因為長達9年的猛龍生涯足夠奠定他一方諸侯的霸主地位。

而說到德羅贊······

有人稱讚他忠心耿耿守主隊,九年誓要一人一城。

有人同情他五年抗詹無餘力,連續兩載4-0橫掃。

有人質疑他碌碌無為上限低,傳統老派難以求生存。

身為猛龍培養多年的儲君,德羅讚的確不辱使命,於北境之地黃袍加身,最佳陣容、全明星、東部第一戰績等如期而至。

但是,優勝劣汰,適者生存,物競天擇必定是科學定律,誰也逃不脫它的束縛。

現役球員大多是“00”後,經過21世紀近20載的時間選擇,能夠嶄露頭角的球員依舊活躍,而九成球員早已銷聲匿跡。

從當初的小菜鳥,到後來的北境之王,到“忠誠”下的犧牲品,再到如今飽受質疑的“十八線”球員。

縱觀如此崎嶇的生涯軌跡,德羅贊確實走得艱難,過得無奈。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猛龍作為聯盟深受“詹”害的第一不幸者,每一次季后賽之旅都充滿“希望之星”與“意料之中”的辯證關係。

多次東部前三的戰績讓猛龍有希望推翻詹姆斯的統治,但是最終的結果卻始終在意料之中。

其中,德羅贊作為猛龍第一合法代理人,權利義務一把抓。

成,將享受萬人敬仰的尊榮,敗,則必須承擔第一責任。

所以,猛龍多年抗詹無果的責任自然落到德羅贊頭上,而多次被詹姆斯0:4大橫掃也直接將德羅贊推上風口浪尖。

當然,自己季后賽成績不理想怪不得他人,歸根到底還是德羅贊在攻防兩端的不達標,進攻方式有局限,防守能力很不足。

說到德羅讚的攻防兩端:

——進攻端,雖動作美如畫,飄逸瀟灑,卻存在著小球時代最大的弊端——三分局限。

——防守端,本賽季防守效率114.1,聯盟309,直觀感覺便是防守極為“單薄”。

要說防守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那麼進攻端的局限卻是德羅讚的“上限質疑”。

聯盟最好的中投四大天王—— 杜蘭特、萊昂納德、CJ-麥科勒姆、德羅贊。

相比之下,前三者是“三分主業,中投兼職”,德羅贊則是依靠中距離為生。

杜蘭特生涯場均4.3次三分出手;萊昂納德生涯場均3.8次三分出手;CJ生涯場均5.3次三分出手;德羅贊生涯場均1.5次三分出手。

暫不考慮命中率如何,連出手數都不如角色球員,在三分潮流裡難以生存也就不足為奇了。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另外,俗話說得好: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而壓翻德羅讚的最後一顆稻草便是“等價”交換者——萊昂納德。

詹姆斯好不容易選擇西遊,德羅贊眼看終於熬出頭,沒想到烏杰裡的忍耐恰好到達了限度,萊昂納德也恰好鬧出“窩裡鬥”事件,於是烏杰里便上演名場面的第一大豪賭。

冷面俠&北境之王,看似等價等值,最終卻以烏杰里大勝收場,而且是一場史無前例的“絕命豪賭”大勝利。

送走效力9年的北境之王,捨去了忠誠,賭傷病號萊昂納德能否全心全意輸出,而且只有一次機會。最終,以猛龍大贏為結局,而操作手烏杰裡一舉成為聯盟眼光最毒辣的總經理,而且沒有之一,萊昂納德也藉此機會順利洗白,甚至封神聯盟一哥候選人。

贏家眾多,輸家只有一個,那就是德羅贊—— 慘遭拋棄、自己八年卻不及小卡半年、逐漸淹沒於聖城。

對於德羅贊來說,於猛龍,小卡的成就壓制他一頭,於馬刺,小卡的地位讓他毫無存在感,於球迷,他早已帶上了季后賽軟柿子的高帽。

總而言之,現在的德羅贊似乎變得里外不是人,沒前途,沒底氣,沒榮譽,沒口碑。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悲情+無奈,5年反詹無果,詹走他也走

德羅贊生涯最可悲的事情就是巔峰期遇上最狂傲和最成熟的詹姆斯,老詹開始馬力十足衝擊總冠軍,德羅贊也開始兌現北境之王的天賦。

09年,德羅贊和庫裡、哈登、格里芬一同出道,新秀賽季場均8.6分2.9助攻。

次年,德羅贊掌握大權,場均17.2分3.8籃板,對於一個身處境外球隊的新晉當家人,這個數據足夠讓多倫多人看到他的開發潛能。

13-14賽季,德羅贊場均22.7分4.3籃板4助攻,三項基本數據都是創新高,而球隊也以48勝24負的戰績時隔五年再次進入季后賽,德羅贊也第一次嚐到季后賽的滋味。

BUT,季后賽的開始,也預示猛龍和德羅贊即將開啟為期5年的抗詹生涯。

  • 13-14賽季——猛龍首輪3:4敗於籃網
  • 14-15賽季——猛龍首輪0:4敗於奇才
  • 15-16賽季——猛龍東決2:4敗於騎士
  • 16-17賽季——猛龍次輪0:4敗於騎士
  • 17-18賽季——猛龍次輪0:4敗於騎士

前兩個賽季,德羅贊因為年輕經驗不足尚且情有可原,而15-16賽季連73勝9負的勇士都敗下陣來,而且猛龍也一路向東到達東決,讓騎士折戩兩局的表現也不錯。

但是,讓德羅贊徹底成為季后賽“軟柿子”就是兩次被騎士4:0的大橫掃,本來季后賽吞零蛋就已經足夠丟人,而另外的眾多附加因素卻讓烏杰裡對德羅贊徹底失去了忍耐。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因素一:16-17賽季,猛龍51勝31負東部第三,德羅贊場均27.3分(生涯最高)5.2籃板3.9助攻,全明星、最佳陣容三陣。

因素二:17-18賽季,猛龍59勝23負東部第一,德羅贊最佳陣容二陣、全明星。

因素三:17-18賽季,騎士陣容近些年最弱,首輪被步行者逼入搶七,東決被綠軍逼入搶七。

16-17賽季,常規賽騎士和猛龍二者戰績相差無幾,季后賽次輪被橫掃其實本來就說難以言語,即使當時的騎士陣容最完整、士氣最高,但是德羅贊和洛瑞也到達了巔峰狀態。

17-18賽季猛龍再次被剃光頭,德羅贊愈發難辭其咎。

騎士幾乎是詹姆斯單核帶隊,首輪被步行者逼入搶七大戰,不是詹姆斯“生涯罕見”的掐表絕殺,騎士早就出局。

而猛龍常規賽戰績第一,次輪被橫掃,直接成為騎士那個系列免費贈送的休息機會,也成為聯盟最富盛名的季后賽“軟柿子”。

而被稱為“垃圾兄弟”的德羅贊和洛瑞被分散的導火索便是第二次被騎士橫掃的系列賽。

整個17-18賽季季后賽,德羅贊場均22.7分3.6籃板,而對陣詹姆斯的次輪半決賽場均只有可憐的16.8分。

這次失利雖然實屬正常,但是多種因素的累加把這次失敗的影響擴張到最大化,也把德羅贊擺上了貨架。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其實,德羅贊掌管猛龍這幾年來並不是“不作為”,只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在很多人看來,德羅贊肯定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而站在總經理烏杰裡的角度,作為球隊總經理,給球隊和球迷一個滿意的交代只是表面,他更關注的還是“能否”盈利。德羅贊作為核心,連續兩次被橫掃,本來就處在NBA大家庭之外的猛龍上座率和曝光率更加直線下降,而且球隊第一大牌德羅贊每個賽季約2800萬美刀的薪金,這都是無時無刻的燒錢。

沒有實際利益回報,甚至連口碑都虧得掉渣,烏杰里處理掉凱西和德羅贊也在情理之中。

其實回看德羅贊這五年抗詹生涯,前兩年是常規賽被時刻打壓,後三年是最悲情的生涯。詹姆斯處於生涯巔峰相對後期,MVP和最佳一陣雖然拿到手軟,兩次總冠軍也奠定了最基本的歷史地位,但是後騎士時期才是詹姆斯個人的巔峰。

地位奠定+經驗豐富+成熟穩重+冠軍渴望,雖然遇到了小插曲——宇宙勇士,總冠軍成功率低,但是只要有總決賽的機會,誰能夠隨意放過,畢竟多少人窮盡一生都無法觸摸一次總決賽,所以詹姆斯必定不惜一切地抓住每一次總冠軍獲取機會。

德羅贊和猛龍在最好的時光遇上詹姆斯最瘋狂的衝冠時期,背景板的悲情是必定。

後來,或許可能是巧合,德羅贊多年帶隊的成績不堪入目,球隊連最佳教練凱西都裁掉,德羅贊這個第一責任人自然成為烏杰裡的洗牌對象。而詹姆斯連續被敗於勇士,他的決定3.0版本也再次上演。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詹姆斯離開,德羅贊最大的季后賽陰影不復存在,畢竟垃圾兄弟東部最大的敵人只是詹姆斯,熬了多年,終於送走的詹姆斯。但是,自己也無奈成為看似以猛龍“巨虧”為結局的豪賭賭注。

詹姆斯離開,德羅贊自己卻也被交易,熬走季后賽陰影,卻無奈成就了拋棄自己的主隊。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防守有問題,進攻無法彌補&存在局限

遇到詹姆斯最巔峰的幾年是整個東部自己無法左右的事實,但是德羅贊自身的問題其實才是本質,家庭背景、性格因素、外界壓力等是外界影響,而自身的攻防才是內因。


防守能力處於聯盟下游水平,雖不是致命弱點,卻影響了他發展路線

聯盟頂級巨星大多攻防一體,除少數控衛因為個頭相對矮小外,上古的拉塞爾,中期的喬丹,後期的科比、鄧肯,如今的萊昂納德等都是攻防兩端雙棲發展。

這或許是一個不成文的規定,攻防兩端同時雙修才能保證任何時候不掉鍊子,也能夠在進攻端不順利的時候,讓防守端持續施壓,這就是俗話說得“東方不亮西方亮”。

要說巨星的標準是攻防雙學位,那麼一般的全明星球員要么進攻端開花,防守端啞炮,要么進攻端和防守端相對平衡,而僅靠防守端幾乎很難有建樹,上限大多是一個球隊重要的大閘罷了。

庫裡屬於進攻端開花、防守端啞炮型,生涯三分命中率43.5%,主要是三分沒有他玩兒不轉的,而且全票MVP賽季(73勝9負)還達到180俱樂部的苛刻要求(普及:命中率50+%、三分命中率45+%、罰球命中率90+%)。防守就不用多說,勇士勇的防守漏洞就是他,但是庫裡還能跨入巨星行列卻是因為進攻火力直接掩蓋了防守的不足。

而貝弗利就屬於以防守而存在的典型代表。

德羅贊能夠成為北境之王,還以全明星和最佳陣容的姿態閃亮一時,也是依靠進攻端所維持。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而防守端······

本賽季,德羅贊防守效率114.1,聯盟第309,場均1個搶斷0.2蓋帽,這種防守表現幾乎差於聯盟96%的球員。1.98米身高和100公斤體重,雖然身材還算均衡,但是德羅讚的性格影響了他的防守態度,無論是單防還是協防,他都很難有效地限制敵方的進攻。

2019-2020賽季,馬刺防守效率112.8,聯盟第24,場均失分114.9,聯盟第24,場均7.21搶斷,聯盟第23,場均蓋帽5.48,聯盟第8。

馬刺整體防守處於聯盟下游水平,還好有蓋帽稍微支撐,要不然馬刺防守便越發差勁。德羅贊自己防守有缺陷,而球隊的防守環境自然將德羅讚的這一缺點數倍擴大。

進攻端沒有彌補防守漏洞的能力,自然而然導致的問題比較顯著。

雖然庫裡的防守成為勇士唯一的漏洞,但即使把不可改變的缺點公之於眾,也沒有哪支球隊能夠藉此而推翻勇士王朝。因為庫裡的進攻火力和勇士的猛烈炮轟足夠彌補防守的缺點。

而德羅讚的進攻火力卻根本達不到這種地步,僅僅只夠維持最基本的進攻需求。

首先,德羅贊絕對是聯盟最好的單打球員之一,身型靈活、手活柔和讓他的單打似乎有幾分偶像嘮嗑的味道。無論是背身單打,還是持球面框,他都能夠利用波波老爺子給的機會進行得分。

德羅贊常見的進攻戰術非常豐富,隊友拉開空間,德羅贊持球單打,憑藉著賴以生存的中距離進行終結,有時候也靠擋拆突破,進入油漆區可以利用小拋投完成進攻。

德羅贊本賽季的三分線內的命中率都在40%以上,在罰球線內和罰球線左側的命中率都高於聯盟平均水平。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BUT,即使德羅讚的中距離是聯盟少有的高階玩家,但是這種進攻不僅耗費進攻時間,還十分消耗體力,要擋拆擺脫追防,也要突破上籃,所以這也是德羅贊防守有問題的重大原因之一。

進攻端十分消耗體力,有限的體力卻不足以支撐防守,而低效的進攻反過來彌補不了防守缺陷,久而久之,這便成為了一個嚴重的惡性循環。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進攻局限,上限不高——德羅贊無法融入小球風格

其實,德羅贊最可怕的還是所謂的“上限不高”論,在當下最流行的小球時代裡,德羅讚的三分缺陷是他如今最嚴重的弊端。

庫裡曾經單賽季以45.4%的逆天命中率創下402記三分的記錄,出手次數更不用多說。

而德羅讚的三分情況實在難以言語。

新秀賽季場均0.2次出手,命中率25%,次年場均0.6次出手,命中率9.6%,這或許也是德羅贊生涯三分陰影的開始。13-14賽季,德羅贊場均出手2.7次,命中率30.5%,出手數已經接近聯盟平均水平,命中率也開始高升,首次季后賽亦如期而至。

後幾年,德羅讚的出手數和命中率都有波動,17-18賽季,場均出手3.6次,命中率31%,這個數據還是處於聯盟中等水平,但是對於一個核心球員來說還遠遠不夠。

到了馬刺後,德羅贊不喜歡三分得到了波波老爺子的充分“允許”,因為波波維奇在傳統籃球縱橫半個世紀之多,也坐擁五枚總冠軍,所以真正跨到小球時代,波波維奇多少還是存在一些抵觸情緒和反感行為。

19-20賽季,馬刺場均28.7次三分出手,但馬刺從10-11賽季起場均三分出手數就超20次,可見10年來就場均增加9次三分出手。效率方面,命中率37.1%,聯盟第6,就效率而言,馬刺還是屬於擅長三分的球隊,而出手數1809次,聯盟第29,少於第一的火箭約1000次,可見波波維奇對三分的喜愛程度。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德羅贊加盟馬刺兩個賽季,德羅贊三分場均出手數直接下降至0.6和0.5次,場均下降3次之多,命中率更是低至15.6%和26.7%

德羅讚的三分缺陷在馬刺的“三分絕緣體”下得到空前“發展”,如今,沒有三分等於沒有進攻能力,要在小球裡生存實在太難。

現役巨星杜蘭特、萊昂納德、詹姆斯的季后賽雖然也是依靠中距離進行破冰三分壟斷,但是他們首先有防守作為依靠,其次他們的球隊擔任起三分重任,最後他們的中距離命中率幾乎都超五成左右。

而德羅贊雖然喜愛中距離,但是命中率有限,根本無法支持球隊兩分PK三分的需求。

打法固然飄逸瀟灑、滯空輕盈、動作美如畫,但是在季后賽的苛刻環境下,這一切都是繡花枕頭——不實用,所以德羅贊沒有三分能力,球隊三分基礎較差,他的上限早已蓋棺定論,始終無法融入小球風格,只能帶著傳統籃球而逐漸消失。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強烈對比,小卡成德羅贊無作為的放大鏡

德羅贊最為尷尬的不是橫掃交易,亦不是進攻短缺,而是和萊昂納德形成的橫縱向對比。

德羅贊和萊昂納德的淵源就是烏杰裡的那次名場面,猛龍和馬刺的一把手互換位置,這一切怎麼看似乎都是猛龍和萊昂納德必輸無疑。

在那時看來,猛龍指望病號萊昂納德一個賽季能有建樹的機率實在渺然,而萊昂納德也身在曹營心在漢,只想著熬完一年便與詹姆斯共聚洛杉磯。

誠然,出乎意料,萊昂納德在一個賽季的苛刻時間限制下,完成猛龍一生都無法觸摸的總冠軍。

豪登山頂勇奪冠軍,孰不在隊孰就尷尬。

如此一來,猛龍和萊昂納德不僅風光無限好,還讓馬刺和德羅贊身處尷尬之地,尤其是德羅贊,因為馬刺交易萊昂納德也是逼於無奈之舉。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於猛龍,德羅贊屢次被橫掃,萊昂納德卻完成彪炳史冊的成績。

猛龍作為NBA唯一一支境外球隊,孤家寡人般的感覺的確很孤獨,而95年才開啟第一次NBA之旅,也讓它的存在感十分薄弱。

這支年輕的球隊至今也經歷了幾代掌門人,95年新秀達蒙·斯塔德邁爾是猛龍第一個賽季的領軍人物,後來97年卡特順利接班球隊,直到03年一代龍王波什橫空出世,而隨著波什前往邁阿密豪組三巨頭,11年的德羅贊成功上位,後來19年萊昂納德曾短暫掌管過支侏羅紀恐龍隊。

在這些個猛龍老大哥中,德羅贊地基最深,萊昂納德榮譽最硬。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德羅贊

帶隊時隔5年再次殺進季后賽,成為最得民心的第四位北境之王,隊史得分13296分,隊內第一,出手數、出場時間都是第一,也曾經跨過山河大海,高居東部第一和東部決賽。

但是,兩次季后賽次輪被騎士橫掃,大好局勢卻無所作為。

長達9年的生涯,成名成功於猛龍,後三年更是全力以赴的兌現猛龍多年的培養。只是,多次沖擊都是慘不忍睹的結局,所以德羅贊也背上了“不作為”和“無能耐”的罵名。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萊昂納德

本來與猛龍毫無淵源,卻因為一次墊腳門事件而成為猛龍隊史第一人的候選人之一,一次季后賽之旅便讓猛龍嚐到了總冠軍的味道,也讓猛龍從此有了總冠軍的歷史基因,從而開發出諸多未來球員。

對於猛龍而言,萊昂納德本來只是一個過客,也是一次豪賭,一個賽季的時間、一個存在傷病隱患的球員、一個心寄湖人的門外漢。最終,萊昂納德不僅自己封神,還讓猛龍在季后賽中名聲大噪,總冠軍也含金量十足。

在季后賽得分中,萊昂納德總得分732分(隊內第三),季后賽場均得分30.5分,隊史第一。他給猛龍的帶來了總冠軍、培養了未來之才、打響了聯盟中的聲望。

萊昂納德vs德羅贊,對於猛龍,德羅贊雖有忠誠,卻沒有履行職責,萊昂納德雖只是迫於無奈,但是成就了猛龍至高榮譽。九年對比半年,奪冠甚是高興,而誰不在誰尷尬。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於馬刺,萊昂納德成為馬刺的王牌,德羅贊卻扛不起當下的馬刺。

馬刺作為聯盟最長久的常青樹,GDP和波波維奇成就馬刺長達20年的繁榮昌盛,22年季后賽之旅也成為聯盟之最。

說來也巧,小卡和德羅贊單核帶隊馬刺都是兩年,而相比之下,萊昂納德是馬刺的王牌,而德羅贊卻實在扛不起馬刺。

萊昂納德

接班鄧肯,16-17賽季拿下61勝21負,保持了鄧肯離去的強悍,配合老妖刀和老跑車,萊昂納德扛起大旗,維持馬刺的豪強地位。

那個賽季的萊昂納德能力早就初見端倪,季后賽次輪更是差點成為勇士的死敵,球迷都時常遐想如果萊昂納德沒有受傷,勇士或許早被推下神壇。

對於馬刺來說,萊昂納德有兩個極端,其一,萊昂納德是自家血脈,更幫助球隊拿下最後一枚總冠軍戒指,維持鄧肯退役後的強盛。其二,墊腳門事件後,萊昂納德讓球迷冷心,從此彼此之間有了隔閡。

德羅贊

德羅贊加盟馬刺實屬無奈,第一個賽季拿下48勝34負的戰績,德羅贊場均21.2分6籃板6.2助攻,雖得分有所下降,但是在波波老爺子手里德羅贊全能的許多。

只是一到季后賽卻又漏餡兒,首輪對陣黑馬掘金,搶七大戰以失敗告終。

19-20賽季,賽季至今,馬刺拿下27勝36負,西部第12,注定無緣季后賽。

或許是帕克和吉諾比利離開,或許是聯盟混沌初開,德羅贊和阿德兩人狀態直線下降,而馬刺也一度與勇士成為聯盟倒數。

萊昂納德vs德羅贊,對於馬刺,萊昂納德有愛也有怒,傾注自家血脈莫大的期望,雖終究離別,卻依舊愛過。德羅贊則是乃無奈之品,如今墮落凡塵,游離季后賽,或許球隊陣容慘不忍睹,但德羅贊依舊要承擔“管教不嚴”之罪,也要無可奈何地成為馬刺22載季後賽終結的承擔者。

交易差不多兩個賽季,他們兩人卻混得天差地別。

——萊昂納德,豪門球隊哄搶,走上聯盟頂級巨星之路,總冠軍似乎板上釘釘。

——德羅贊,失去全明星光環,流落十八線球員,沒落似乎成為必然。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結語

德羅贊一路走到如今,毫無疑問他是一個優質的勵志偶像。

成為境外球隊的一把手,他承擔著無數的壓力,也被注入了無限的希望。或許是因為性格問題,或許因為詹姆斯太過強大,或許因為自身打法受限制,但是德羅贊能夠以全明星之資坐擁東部第一的戰績實屬不易。

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聞說雙溪春尚好,也擬泛輕舟。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諸多因素匯聚一起讓德羅贊逐漸走向落幕,逃離不了詹姆斯的魔掌也好,自身打法存在弊端也罷,互換品小卡對比也成,德羅贊如此崎嶇的生涯路線終究也只是聯盟百十份之一。

德羅贊,傳統血脈的僅剩遺子,小球風格盛行的現下,終要回歸平凡

物是人非事事休,滄海桑田物物變,小德初成一把手,帶領球隊上巔峰,奈何老詹穩坐鎮,商品交易無法變,加盟馬刺下坡路,東家猛龍卻成功,互換對象登頂峰,萬事終歸一,卻只留下德羅贊一人獨愴然而涕下。

您可能也會喜歡…